作者 KUNI0202 (藐視王法)
標題 飛逝的時光
時間 Thu Jan 3 04:05:24 2008
───────────────────────────────────────



 時光飛逝,當小風跟我提起土魠魚老闆娘問起我時,

我才驚覺時間的腳步竟然如此的急促.

網誌上的新年新希望選項還未蒙塵,興奮還未消逝,這樣就要收起了嗎?


我又再度的浪費了不少時間,這我單價最高昂的財產;

如此惡劣的我.

一月四號似乎是個終結,只是似乎而已,我不太確定我到底該怎麼想,

 因為我不能違背誓言,也是驕傲所在.

誓言不是便宜貨,說的算,就算是王法也得藐視,沒有二句話.



 傍晚,吃著漸漸快要成為歷史的食物,雖然鹹了點,但是還滿適合這凝重的氣氛,

至少鹹不是淚水造成,而是滿懷的幸福所致.

晚上想著父母親在佈滿著音符的回程路上,享受閒宜的時光,

光是腦海裡繞過這一幕,就可以讓我安心的睡著.

雖然有一點類似俗氣沒品味的世俗觀,又有一種過年趕熱鬧的盲目,

但是只要庸人自擾,何需報與人知?


在我心中有不少的隔層,有長滿蜘蛛網的,也有些透光又充滿著溫暖,

部分格局頗大不過仍未數位化,或是漸漸可悲地被遺忘的;

 印象中,只要不是財務吃緊,基本上都有重新裝潢以及加大的機會.


突然想起,人們的誤解諸如偏袒某事物看法常常得歸咎於自身的缺陷美,

雖然不妨侵犯到我,但是自掃門前雪同樣地會招來困擾,

 這也是人際關係之中彼此牽動的大問題之一:

如何取得不被影響的平衡,也就是各取所需;

 只是常常無法事後抽根煙講些負責任的話,畢竟人不是像煙一樣那麼好打發.


我喜歡當個正面的人事時地物,當個光明磊落的,

永不畏懼自我批判自我嘲弄,只在乎超乎於一般世俗成見的教義上的堅持;

自我只是一種頹廢的藉口,無法自由,更進一步的會矇蔽自由,

使得自我與客觀皆無法處於和平共處的狀態.


矛盾吧,人類本身不啻就是一種違背理想的矛盾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NI 的頭像
KUNI

KUNI (藐視王法的世界)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