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人呀有時候連我都恨得牙癢癢的,就算踹個幾十下,

還是無法彌補這廝的無藥可救之處,君不見號稱進化版長臂猿整天駕長車跨橋,

日上三竿而入眠,傍晚即起,刷牙漱口必迅速確實力求精簡.


最近看了一些時事新聞,部分扯到現代藝術的爭議性,

尤其是當與世俗道德關相牴觸之時所引發的話題性.

夜深了與友對此議題深入探討了一番,不著邊際的漫談許久,

當中插入了為數不少的刻薄諷刺,算是另類的聊齋誌異.

漸漸進入自我表現的本質有時候並不是一種解脫,反而是負擔,

一種無窮無盡追求究極耶穌光的浪漫.


 這特殊的靈長類此生大概得不幸的蒙著賽馬眼旁的黑布,往前直行,

當障礙慢慢浮現時腳幅跨大,沒料到追上之後的世界仍舊深不可測.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NI 的頭像
KUNI

KUNI (藐視王法的世界)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