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邊集結了不少大事,不論是私人或者是公眾的,

私人或是弦外的,理智的或是感性的,不論是哪種我都得說,

這都是我畢生所想要的:

人生四大味的酸甜苦辣,不同程度上的微調之後,

各以煎煮炒炸蒸烤燻炙醃漬風乾的形式呈現出來.







有時候我特別喜歡風乾過的味道,有種不可預測的驚奇性,或說,

味道經層層抽絲剝繭的處理之後還能令人為之一亮,真是過癮極了,

亦或是那種藏和在初味底下另有一些難以形容的野性,

一種無法以人為控制的陳年因子.
 







 就因為這樣,每每吃燴飯時我從不將燴汁與飯一起攪拌,調酒時亦是如此.

 我認為,均勻常常不是美味的開始,而是一種聽天由命,人云亦云又傀儡式的遊戲.

 假使,將自己假想為長途火車上的旅客,盡頭未知,以不同的時速過站,

不同的天候狀況停站,途中來往的旅客從一開始就就座,沒過多久部分座位空了,

不同的臉孔替補上來,甚至連查票員也分老中青,路途遙遠,

以致於連廁所都不知道重建了幾次.

 偶爾我跳開了車廂往外頭竄,車站裡人山人海我渾然不知身在何處,

能見度低到五指都看不清;如此的不定性,不可預知性就這樣子深深地吸引住我的味覺.









然後,慢慢地我腳也騰空了...





究竟會飄到哪去呢?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NI 的頭像
KUNI

KUNI (藐視王法的世界)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