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格羅夫小提琴獨奏會2016.JPG

(Maxim Vengerov Recital in Taipei 2016)

 

時間是2016年五月二十六晚間七點,

台北國家音樂廳。


許久沒有聽到Maxim的現場演奏了,

相隔十幾年,如今不過四十出頭,

與2012的夏漢一樣,白髮斑斑。

不同的是夏漢當年消瘦如柴,凡格羅夫如今福態明顯。


曲目:
----------------------
巴哈:d小調第二號無伴奏小提琴組曲,夏康舞曲
貝多芬:c小調第七號奏鳴曲,作品30之2

中場休息

法蘭克:A大調小提琴奏鳴曲
易沙意:E大調第六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27
海因里希.威爾海姆.恩斯特:夏天最後一支玫瑰變奏曲
帕格尼尼:心悸,作品13(佛里茲.克萊斯勒改編)

安可
Kreisler:Caprice Viennois
Kreisler:Tambourin Chinois
Massenet:Meditation from Thais
Brahms:Hungarian Dance
----------------------

 

我喜歡今晚的夏康,一如預期,

保有名教授Zakhar Bron的舞曲結構,

也是新一代趨勢,又經細心調整褪去輕浮,

兼具老一輩提琴大師們的沉穩。


首次聽到Strad名琴Ex-Kreutzer的音色。

音量不算頂大,但可能是聽過擁有最豐富餘韻的。

散播蜜糖色泛音,隨細膩運弓有著不同呈現,

令人著迷。

 

兼具指揮身分的鋼琴伴奏Papian前半場表現稱職,

拍子切得準,尤其是貝多芬的Sonata。

下半場法蘭克可惜,除一次大失誤外,

兩人在浪漫樂派的抑揚頓挫上亦沒成功走進樂曲核心。

我枯坐觀眾席上,

久久期盼偶爾出現那放蕩不羈的脫韁野馬,

但直到曲子終了都是陽剛日耳曼魂魄。

 

以曲目安排而言,凡格羅夫稱得上非常有自信。

一口氣包辦巴哈無伴奏,古典與浪漫樂派奏鳴曲,

易沙意無伴奏,恩斯特及帕格尼尼,曲曲到位。

 

以炫技聞名的恩斯特,當年非常崇拜小提琴鬼才帕格尼尼。

據說為了將帕格尼尼學個夠,曾長時間跟蹤他,

甚至在其下榻旅館房間隔壁租客房以便偷聽練琴。

恩斯特1834年時行為愈來愈囂張,

直接接手帕格尼尼因酬勞過低拒絕登場的演出。

1837年甚至與帕格尼尼同一天在馬賽開演奏會,

將帕格尼尼保密多年的曲子用耳聽的方式偷學,

公然模仿。

 

恩斯特這一首曲子我最愛的版本是Kremer 1984年錄的CD。

封面經典,Kremer當年一頭散髮,有如帕格尼尼化身。

凡格羅夫在艱難的易沙意無伴奏後沒什麼休息,

一下子重回舞台。

起頭和弦寬闊,左手撥奏刻意加大力道,

沒多久在某精彩變奏後少部分觀眾忍不住鼓掌。

這一次我無法怪他們,這就是炫技的魅力啊,

成功就是英雄,反之失敗就是狗熊了。

凡格羅夫當下明顯受影響,但下一段變奏迅速恢復專注,

再度是高超撥弦。

不愧是頂尖演奏家,連雙泛音也不放過。

雙泛音已夠難了,還要盡可能加上小抖音,

同時費心思處理音樂性。

多久沒聽到如此等級的炫技表現啊,

凡格羅夫年輕時常被批判的誇張表情如今在歲月催化下,

竟成為一種睿智與沉穩。

 

我討厭一成不變,

喜歡時光在音樂家們身上駐足與醞釀。

銳利逐漸軟化,氣焰的終會消退,

就像一鍋老滷汁,愈滷愈香,愈陳愈雋永。

下午在琴行看到某音樂班學生發現有人帶琴走近,

便加大音量,狂奏某大協奏曲,我不禁微笑,

突然懷念以前年少輕狂的日子。

 

(牛耳在演奏會結束後於網上公布凡格羅夫的安可曲目)

凡格羅夫小提琴獨奏會2016 (2).jpg

 

 

 

插播一首凡格羅夫的Thais,大家晚安:

 

相關延伸閱讀:(請用滑鼠點選)

希拉蕊韓在台北 01/2015:牛耳藝術愈來愈難看了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406805644
小提琴大師謝霖1974年大師班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384774257
Isabelle Faust 台灣獨奏會2014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376672724
希拉蕊韓來台演出西貝流士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306370361
祖克曼 台北獨奏與室內音樂會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4498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協奏曲之夜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4051
夏漢的台北場巴哈無伴奏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2476
帕爾曼小提琴獨奏會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1840

 

 

by KUNI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KUNI (藐視王法的世界)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忠
  • 我坐在三樓包廂,看到凡格羅夫上下半場用不同的琴。下半場應該才是克羅采,但上半場那把中置腮托的不知道您是否知道呢?
  • 挖,是怎麼知道這消息的阿!?
    光用聽的嗎,
    還是他自己有說過啊?

    KUNI 於 2016/11/17 02:09 回覆

  • 沐羽之家
  • 剛忘了登入
    想問凡格羅夫的另一把琴,不知道您是否知道呢?
  • 以他今天的名氣,應該不只兩把了,
    搞不好也有買新生代提琴作家的製品。
    WIKI德文版可查到的包括:
    小提琴
    ~1988 eine Stradivari aus russischem Staatseigentum
    1988–1992: eine Carlo Landolfi von 1760 (Mailänder Schule), Erwerb, 2002 irreparabel zerstört
    1993–1995: „Reynier Stradivarius“ von 1727, Leihgabe der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Organisation Frankreich“
    1995–1998: „Ex-Kiesewetter“-Stradivari von 1723, Leihgabe der „Stradivari Society Chicago“
    1998 bis heute: „Ex-Kreutzer“-Stradivari von 1727, Erwerb
    中提琴
    März bis Mai 2002: eine Guarneri, Leihgabe der „Royal Academy of Music London“
    Mai bis Dezember 2002: „Archinto“-Stradivari von 1696, Leihgabe der „Royal Academy of Music London“

    1994–2000: ein Bogen, der früher von Jascha Heifetz benutzt wurde, Leihgabe des Heifetz-Biografen Herbert Axelrod
    2000 bis heute: ein im Tourte-Stil gefertigter Bogen von Pierre Simon (Frankreich); des Weiteren Bernardel, Marascot, Bazin.

    KUNI 於 2016/11/17 0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