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D3 14012015 Hilary Hahn in Taipei (1).JPG  

(終於能聽到Hilary巴哈無伴奏一整首組曲的現場演奏了)

 

 

 

 

 

 

Hilary上次來台是2013年末,

當時與伯明罕交響樂團合作的西貝流士小協可惜黯然了,

但安可的巴哈無伴奏Gigue精彩無比,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見到2015年曲目裡放進整首E大調組曲時,

想都沒想便決定下手搶票。

 

19:30伴奏與Hahn步入演奏廳,

但不知為何翻譜助理沒跟來,

Hilary無奈聳肩,突然對觀眾微笑的表情也太可愛了。

 

先由四首2013年發行的安可小品精選暖場,

與下半場曲目相比似乎刻意選音量較柔和風格。

第二首時Cory站起來將手往鋼琴裡伸,

原來是直接在裡頭敲弦,以此方式幫小提琴伴奏,

整體而言效果並不是很成功。

 

 

今晚的觀眾比以往令人生厭,

在樂章間拍手這狀況偶爾發生其實無傷大雅。

有時天氣冷了咳嗽聲多些,能的話也盡量忍到樂曲結束後。

但今天狀況就真的有些過份了,

手機鈴聲連在電影院都不應該,何況國家級音樂廳?

除此還有多次重物落地聲響,少數觀眾甚至公然錄影與拍照,

直至服務人員過來提醒方才罷休。

 

不過真正讓人怒火中燒的是主辦者牛耳文化的行徑,

近年來愈來愈誇張。

這部分留到最後再說吧,先回歸今晚主角:

巴哈E大調第三號小提琴無伴奏組曲 BMV 1006

 

最期待的Prelude以罕見上弓開始(up-bow),

令人訝異的變化組合,乍聽下有些不習慣。

一個明顯走音來得突然嚇我一跳,

隨細緻的色調變化延伸下來讓人不禁屏息聆聽。

抵達分解和弦時Hahn的右手變得像是沒骨頭般,

音色轉為難以形容地綿密與溫暖。

這一段Barriolage頂尖的小提琴家們莫不盡可能保持換弦間的餘韻,

藉名琴餘韻不斷堆疊產生和弦效果。

希拉蕊的處理顯然又進一步,更柔美且同時兼具宏大音響,

精美巧思令人嘆為觀止。

 

隨即失誤接踵而來,

一開始主要是因為左手沒跟上右手運弓速度。

後面則較為嚴重,連續按錯音似乎讓世界級演奏家也亂了,

但隨即一抹微笑像似定心丸般,好有魅力呀。

 

今天的巴哈應該說浪漫卻還不致過度濫情,

Gavotte部分最為明顯,斷句做得相當黏。

部分音樂系小提琴主修可能會聽不慣,

在老師面前若這樣演奏搞不好飛行的樂譜傳說會重新再現呢。

 

最後的Gigue應該是Hilary最愛的安可曲目之一,

技巧看似簡單,

但要想辦法保持輕快舞曲樂句的完整性真的是非常困難。

今天風格與上次西貝流士那一場極為相近,依舊精采絕倫。

第二段藉較明顯的Rubato(變速)挺進新的色調,

反覆後Hahn右腳突然伸起重踏一步實在是太帥了呀。

 

原本沒打算聽下半場,Hilary的奏鳴曲向來非我所愛,

但今天的巴哈讓人莫名感動。

與以前純潔的少女心靈相較下浪漫許多,

或許非最好版本,但我也想問,何謂最好的?

在德奧派裡近乎神聖的巴哈地位崇高,

對於演奏家在樂句處理及色調變化上有極嚴苛的考驗。

但音樂就像是有靈魂的生命,在成長過程中總有不同風貌。

就因為是人,所以有了情緒,有了體驗。

與其看到無瑕演出,

或許我更偏好演奏家在心靈上的變化與呈現,

所以中場休息喝完咖啡後我重新走回音樂廳裡。

 

可惜聽完兩首Sonata我後悔了,

最主要是小提琴在與鋼琴的配合上並無該有的水準。

雖然不至拖拍現象,但要不是兩人默契不足,

就是在詮釋與速度上嚴重缺乏深度了。

由於有要求聽音樂會的學生們寫心得報告,

其中一位寫得夠霸氣,這裡插播一句:

"我錢都砸了你給我聽這個?!"

去年Faust來台時,或許她第二首布拉姆斯Sonata有些沉悶,

但那是個人喜好,起碼她與鋼琴在默契上近乎完美,

樂句與色調的處理更是細膩地讓人感到無比欽佩。

 

 

(最後的簽名時間)

GRD3 14012015 Hilary Hahn in Taipei (2).JPG

 

(Hilary本人非常親近呢)

GRD3 14012015 Hilary Hahn in Taipei (3).JPG  

 

 

 

 

 

 

最後回歸牛耳近年來愈來愈誇張的行徑吧,

12月1號開始售票,11月27號先只開放給會員搶位。

但只接受傳真,電話與Email等都不行。

這些還無可厚非,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最精華的前排企業贊助區愈來愈擴大。

會員不得預購,只能排候補。

也就是說除非賓士車主或企業人士不去,

不然那些位子只能給人乾瞪眼。

而這一次的贊助區到底有多大呢:

"前面十二排全不給人買,連會員都不行!"

這惡劣行徑的結果就是會員用2800最多只能買到第十三排,

而且還得用傳真來搶票。

看在愛樂人士眼裡真的很想說:

"牛耳,你們撈錢撈到這地步會不會太誇張了?"

 

 

(足足十二排的企業贊助區!)

GRD3 14012015 Hilary Hahn in Taipei (4)  

 

 

 

接下來二月二十五的久石讓更不用說,

看完座位圖我簡直怒火中燒,

前面竟放了21排的企業贊助區,太囂張了吧!

 

 

 

相關延伸閱讀:(請用滑鼠點選)

小提琴大師謝霖1974年大師班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384774257

Isabelle Faust 台灣獨奏會2014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376672724

希拉蕊韓來台演出西貝流士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306370361

祖克曼 台北獨奏與室內音樂會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4498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協奏曲之夜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4051

夏漢的台北場巴哈無伴奏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2476

帕爾曼小提琴獨奏會
http://kuni.pixnet.net/blog/post/295001840

 

by GRD3 and KUNI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UNI (藐視王法的世界)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提姆的生活
  • 我近幾年也常買牛耳的票入場
    我是覺得還OK啦
    有牛耳的會員的確可以提早預訂想要觀賞的場次
    至於 Kuni 說的企業贊助區
    我是覺得牛耳方面可以提供一方面的變通
    不然
    前面那麼空也不太好看..............
    不過
    畢竟請到一些世界知名的表演者
    邀請花費畢竟高昂
    而且牛耳畢竟還有其他支出
    所以必須邀請其他有意願的企業贊助
    你說到久石讓有21排
    沒辦法誰叫他是宮崎駿的配樂呢................
    越有名的
    企業越想贊助(報稅~抵稅額)
    當然
    牛耳就可以藉此省錢
    何樂不為?
    還有我覺得台灣的觀眾水準的確還是要有待加強
    目前南部某家剛開幕的博物館
    本人就在內部工作
    發現
    還是很多人習慣
    不依館方標示
    做出一些禁止的舉動
    例如:拍照、館內講電話、觸摸雕像標本等
    所以
    只希望這部分民眾還是要有所提升啊
  • 其實我覺得牛耳這樣並不妥當,
    像以前在歐洲就沒看到有任何音樂廳這樣搞。
    若我們什麼話都不吭,
    牛耳就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
    這也是為何他們現在搞得更誇張,
    因為我們姑息,
    所以我才寫出來呀。


    KUNI 於 2015/01/20 23:59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