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友一時興起遊山玩水,途中敗興折回至仁愛腹地.

就座之後對著過往來客指指點點不休,不巧也看到一位愛哭的毛姑娘,

與不知名的.....

友說:"她我認識耶!"

 "喔你認識,誰呀?"

"看過,但不知道名字."

"呃,這不是等於白講了."

兩人漸漸地開始不著邊際,反正想得到的先插隊再說.






 後來看到三男不甘寂寞地請同行女性友人搭訕別桌,

友又說了:"你不覺得這些人很奇怪嗎?"

"還好啦,這種見多了"

 我就開始述說起以前看到某男性冤大頭的往事,

 友:"亨,這種人真是白癡!"





 
 就這樣子,有一搭沒一大搭的順著話風,

晚風逐漸轉涼,玻璃杯見底,

遂清了款項啟動路邊等待多時的兩匹悍馬,隨著圓環直達林蔭大道,

不多時兩人已過萬重山水,就在此刻一瞥忽然間避開兩次陷阱,

心想這回可要鬥智了,兩人馬上調頭向左疾行.

我不時地盯著前方與後方,沒想到還是被識破了,

便拉高轉速迅速脫離,良久兩人默契的在巷口會合,

然後徒步兩公里找尋另一隻悍馬.







心驚至此仍未完全平復.



















by GRD2
























.

    全站熱搜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