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2 31032019 Zimerman 齊瑪曼獨奏會 (2).JPG

(這次超難買的節目單)

 

一年多沒進國家音樂廳了。

最主要是去年Janine Jansen因病取消台北場次,光想就惆悵。

今年好在有Zimerman,

可能是這十幾年來我唯一願意買票聆聽Live的鋼琴家。

與大師的最初邂逅並非從唱片開始,而是某本土音樂雜誌。

感謝已故的台灣音樂學者李哲洋,

當年創辦全音音樂文摘,不斷自國外引進一堆名曲與音樂解析來翻譯。

李先生1990年驟逝後雜誌被迫停刊,

但學子如我依舊大量買進舊刊合訂本慢慢細讀,受益良多。

 


Zimerman套句德國時代週刊某訪談裡所稱,是"超級難搞"的演奏家。

原文:"Ein äußerst schwieriger Künstler."(2006)

除自帶鋼琴與音樂會堅持不事先公開曲目外,

連巡迴演出的國家或音樂廳順序都有特殊堅持。

好比絕無法將維也納排在紐倫堡之前,

因兩邊演奏廳的音響差異過大:

"Ich könnte zum Beispiel nie Wien vor Nürnberg einplanen."

另外依明鏡周刊報導,Zimerman聲稱家裡有22組鍵盤。

"我每次巡迴都會多帶幾組,供不同曲目使用。"

大師至今每年演出均限制在五十場內,從未改變。

還曾大量收回以前舊唱片的版權,因為水準未達他心中的標準。


晚間與學生抵達台北國家音樂廳,心情漸轉嚴肅。

上樓發現一群人排隊,原來是為了節目單,竟一下子賣光。

買在第六排,四周不少音樂家與前輩,

除鋼琴王子外,還有幾所大學教授甚至院長。

台上擺了兩台鋼琴,果不其然,供上下半場分開使用。

 

(買節目單的排隊人潮)

GR2 31032019 Zimerman 齊瑪曼獨奏會 (1).JPG

 

(可惜沒買到,只能拍別人的)

GR2 31032019 Zimerman 齊瑪曼獨奏會 (2).JPG

 

(不用錢的節目單與票)

GR2 31032019 Zimerman 齊瑪曼獨奏會 (3).JPG

 

(大家也跟海報合拍)

GR2 31032019 Zimerman 齊瑪曼獨奏會 (4).JPG

 

(國家音樂廳一樓有提供酒)

GR2 31032019 Zimerman 齊瑪曼獨奏會 (5).JPG

 

演出曲目:
-----------------
上半場
布拉姆斯f小調第三號鋼琴奏鳴曲

下半場
蕭邦四首詼諧曲(Scherzo)
b小調第一號 Op.20
降b小調第二號 Op.31
升c小調第三號 Op.39
E大調第四號 Op.54

安可曲
蕭邦馬厝卡舞曲 Op.24(Marzurka)
第一號g小調
第二號C大調
第四號降b小調

布拉姆斯敘事曲 Op.10(Ballade)
第一號d小調
第二號D大調
-----------------

 

上半場容我以兩字跳過:"難懂"

並非認為彈得不好,只是不知為何無法真實打動心情。

個人覺得布拉姆斯的Sonata,不論鋼琴或小提都堪稱音樂學子的噩夢。

欣賞或聆聽時若對譜不熟,更難以真正進入樂曲核心。

 

中場歇息有些意外,頭一次遇到連一樓咖啡都賣光的狀況。

回座位區後,蕭邦Scherzo開頭的強勁和絃瞬間振奮了我。

"就是想來聽蕭邦的阿!"

第二號應該是四首詼諧曲裡我最熟悉的,

Youtube上能找到Zimerman在美國1979的早期現場演奏。

仔細聆聽可發現他開頭速度的拿捏與後期影音相較之下緊湊不少:

Zimerman Chopin's Scherzo No.2 Live 1979

 

Zimerman Chopin Scherzo No.2 (後期)

 

今天台北現場的版本顯然較接近後期的。

Rubato與表情變換上或許仍有微妙不同,

但細緻的層次,觸鍵及詩意直入我心。

聽大師彈琴N年來都是CD或Youtube,首次現場聆聽只能說意義非常。

我一邊聆聽,偶爾歪頭觀察他的踏板動作。

部分長樂句的延音踩得比其他鋼琴家還久,

但總能在換句的最後關頭瞬間抬起與落下,大膽與巧妙。

左手偶爾在換句空檔中向上撩一下,正是他招牌動作。

然後隨休止符中的餘韻順勢回鍵盤接住樂句,

優雅而絲毫不突兀,美極了。

 

下半場藉著蕭邦時間過得飛快,

轉眼間四首Scherzo全數完奏,觀眾掌聲熱烈中帶著含蓄。

Zimerman照慣例謝幕三次後重新坐下彈安可,果然又是蕭邦。

三首Marzurka加上兩首布拉姆斯敘事曲,

氣氛輕鬆,像似臥坐沙龍中。

我喜歡他的裝飾音,總充滿高雅與氣質,

又非不食人間煙火的飄渺,而是帶有一絲溫度與微微靈氣。

 

後記:

經詢問內部工作人員,

確定大師這次使用的兩台琴都是國家音樂廳的史坦威。

狀況相當新,編號為635跟982。

有意思的是,接下來新竹與台中兩場的琴也是國家音樂廳出借。

兩場聽說共用一台琴,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幸運阿。

 

最後,

感謝聆聽新竹那場的學妹後來跟我實況轉播:

"他超級care下半場的蕭邦有一個音沒按穩,

一直用力戳那顆音,還說他再也不要用這台琴彈蕭邦了。"

任性的大師也很可愛的阿,哈哈哈哈!

 

附一下最想聽Zimerman彈現場的曲目,Chopin Ballade 1:

 

by GR2 and KUNI

.

全站熱搜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