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夜半之時與好友一同露宿Cafe,



回程趁著正值涼爽的微風當道,漫步在富有層次感的四號公園裡頭.

走著走著,隨著時間漸漸流逝,凝佇在步道中央,伴著昏黃夜空...




我逐漸地走進那只神奇的時光抽屜裡頭,拉起冰冷的搖桿,

將指針轉到91年,那暑假,那惶恐與驚慌失措的某日.

那一天我失去了所有,因為變賣了充滿著自信的家當.

進入Lauda座艙就座之後,冷氣變得無情起來,透過氣窗往外頭瞧,

不論是移動式的扶梯或是載貨車,路邊的草地甚至是耀眼的太陽,

看得見的全都是黑白.

記得當時我強行抑制著緊張,正襟危坐,

但不時開啟身上的安全扣環,沒事就跟空姐討罐可果美這些舉動,

反而使我看起來更顯得不安.





這些記憶,這些看似殘缺不堪的,實際上卻從沒錯漏過些什麼的,

如今終於成為我孩子氣未減的根源...






...

    全站熱搜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