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著找尋一些突破,給予自己繼續在比賽裡存活的免死牌,

 於是整天提心吊膽的望著那兩針滴答滴答的繞呀繞的.

 十二圈之後我開始活躍起來;我說思緒從此階段開始熱絡,

 但卻與詩意毫無牽連,而是屈服於現實的反省.

 這樣腦中的磁碟開始趨向高轉,因為我開始同時使用播放與儲存這兩功能鍵,

 同時間開了十幾個視窗,以致於音樂檔時而間斷,到後來,

 有七八個視窗毫無反應,我便先將程式關閉,然後斷絕網路,

 等到重新開啟之時,路就變得又寬敞又舒適了. 
 
 



BY GRD2

.

    全站熱搜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