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耳的八折預購票)


巴哈經典的六首無伴奏堪稱小提琴界的聖經,裡頭包括三首奏鳴曲與三首組曲,

音樂性豐富無比卻同時有著令人省思的內斂與純淨,

加上基礎功與複音奏法還有音準上嚴苛的考驗,

十九世紀以來一直扮演著演奏家們最為棘手的試金石角色。

 

帶著極為崇敬的心我來到了國家音樂廳,晚間七點多正值濕冷的冬雨,

走進輝煌的音樂廳內就座在第三排正中間位置,

赫然認出前排的是最近常上新聞的王文洋與他太太跟兒子。


在眾人掌聲下夏漢快速衝向舞台中央,

正當掌聲未歇忽然間E大調三號組曲的Preludio迅速地施展開來,

我著實嚇了一跳,回神過來已經是兩三小節之後的事了。

沒多久在第八小節的上行音階換到第四把位後音準有些許的不穩,但無傷大雅,

強而有力的開頭與極明顯的對比在中庸的速度下迫使我不得不用心傾聽,

除開頭與結尾外雖然全曲都架構在一連貫無歇止的十六分快速音群上,

但中間卻穿插無數次的呼吸與Rubato,在四十三節後又大膽改了上下弓的順序,

從頭至尾保持著極度細膩的表情變化,實在令人懾服之至。

從接下來的Loure開始令人意外的沒有完全按照原曲演奏,

比如在反覆後或中間樂段等添加不少的裝飾音,效果相當不錯。


第三號奏鳴曲Adagio的速度似乎快了些,

這部分包括後面的Largo與下半場的夏康也有類似的問題。

我可以理解他為何將較輕快的節奏放進本質上是舞曲的夏康裡,

這一首向來很容易拉奏得過於豪邁因而有被拖住的沉重感,

我後來在結尾主題再現時有偷偷觀察夏漢的右腳,果然正如所料偷偷地輕打拍子, 

這想法其實並不好表現出來,夏漢的做法雖然在我心中未達完整,

但能在國家音樂廳現場聽到如此高水準又幾乎無誤的巴哈無伴奏,

說真的我非常地感動。

但Largo速度真的是太快了,有虧最緩板的稱號。

緊接下來的Allegro Assai則出現了兩三次G弦第一把位二指音準上偏低的失誤,

但他那極度繃緊的弓毛在長樂句加換弦的Legato真的讓人嘆為觀止,

不論是上弓還是下弓都是一致的高水準,弓根時仍可以運得極短又同時無比輕柔,

換弦時完美地保持前一根弦的餘韻與殘響實在是高超之極。
 


夏漢的台北場巴哈無伴奏特別演出:完全無愧琴魔的稱號!
 



BY GRD4 AND KUNI





.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