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蘇菲‧慕特小提琴協奏曲之夜:座位三排零六號)










 時間是十一月十三號晚間七點半,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懷著異樣的心情走進會場,

 藉著一杯美式咖啡,心情逐漸從信義路上的喧囂平靜下來。 





 十多年沒聽過Mutter現場了,當年的小提琴美女如今已成為一代大師,

 為此前幾天還複習一下2008年的卡拉揚百年冥誕紀念音樂會DVD,

 當時由小澤征爾在維也納樂友協會指揮柏林愛樂,

 慕特主奏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Arte電視台訪問時,曾問她為何選巴哈無伴奏Sarabande in D minor做安可曲,

 原來1976時,十三歲的Mutter首度在卡拉揚面前試奏的曲目就是d小調無伴奏,

 由於非常順利,所以對她來說是一段非常深刻與美好的回憶,

 如今2012年,我有幸在國家音樂廳裡直接聆聽現場實在是太感動了。




 (2008年卡拉揚百年冥誕紀念音樂會)




 



 座位三排零六號,後方一望去剛好看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

 轉眼間再熟悉不過的莫札特g小調第四十號交響曲開始輪轉,

 第一樂章開頭NSO第一小提有些過於急促,與其他聲部沒有搭在一起,

 隨著旋律的流動這現象逐漸獲得改善。

 管樂部分整首四樂章在樂句上的處理實在是不夠細膩,

 但看得出來指揮已盡最大努力了。




 第二首是黎姆的光之遊戲(Lichtes Spiel),Mutter首度登場,

 身著大紅禮服走上台前,那雍容華貴的樣子有如女神般,太美了。

 一下子來回幾弓的和弦創造出來的音響與音色變化竟比整個樂團還要多,

 與其說是光之遊戲,不如說是在微醺下的光影世界,

 我彷彿看到黎姆端著酒杯在厚重的木桌上提筆作曲的樣子,

 但在樂曲後半段pianissimo時,後方某家庭三成員開始不停拆著糖果包裝紙,

 真的非常吵,而且還一直拆到樂曲結束鼓掌時,

 旁邊的某阿姨刻意轉頭回瞪也沒用,實在令人感到遺憾。



 中場休息時再一杯熱咖啡,待會得更聚精會神些。

 崇高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終於在定音鼓下悄悄地走進音樂廳裡,

 隨著嚴肅的管樂接著弦樂沉重的低聲嘶吼,樂曲變得愈來愈豐富,

 可惜NSO整體上少了點顏色,但無傷大雅。

 突然間樂團安靜下來,Mutter隨著音程與琶音樂句攀到了最高點,

 直入天際的四指抖音實在是太震撼了。

 或許是過於熟悉,與她之前幾片LIVE版DVD相較下,

 今天的速度明顯更自由,多了些不習慣的Rubato,

 但那宏大的音色與寬廣的抖音在歲月之下逐漸有了層次與變化。

 與其說是演奏,不如說是對卡拉揚的回憶,

 在樂團間奏時你可以看見Mutter隨著聲部變換側頭傾聽的表情,

 甚至嘗試與樂團做對話,這一份德奧派音樂的傳承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吧。




 果不其然,今天的安可曲與2008年如出一轍,

 是巴哈無伴奏Sarabande in D minor。

 開頭幾個和弦依舊刻意不添加任何抖音,只做運弓上的色調變化,

 或許今天的演奏偶爾出現小失誤,並不是這麼完美,

 但卻崇高地讓人印象深刻無比,

 走出音樂廳時才意會到自己已重新回到台北...

 時光走得真的好快呀。 

 



 (音樂廳裡)







 
 


 



BY GRD4, Nokia N8 and KUNI

 


.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