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音樂會總是少不了一份節目單與咖啡呀)









 美國著名的Leventritt大賽向來以嚴格出名,

 第一名從缺乃家常便飯(1939~1981中只頒過四次小提琴首獎),

 但1967竟首度同時出現兩位冠軍,鄭京和與祖克曼,

 兩人不但年紀相仿且同出師門,皆拜在偉大的名師葛拉米安門下,

 自此聲名大噪。

 對了,前一屆冠軍(1964)可是帕爾曼唷。 




 (老早就先去搶了票啦)








 如今能在國家音樂廳裡聆聽祖克曼的現場實在是太幸福了,

 演出曲目如下:

  -------------------------------------------------------
 上半場

 布拉姆斯FAE奏鳴曲裡的Scherzo

 貝多芬的第五號F大調小提琴奏鳴曲"春"

 下半場

 舒曼降E大調鋼琴五重奏
  -------------------------------------------------------

 



 從一開始充滿豐富餘韻與色彩的大跳弓加上平緩巧妙的換弦,

 溫暖甜美的氣氛逐漸充斥整個大廳蔓延各處角落,

 我已確定今晚沒有白來。



 大概是這輩子聽過最"唱"的FAE Sonata吧,

 雖然在色調上的表現較缺,FAE裡Einsamkeit的冷漠沒有出來,

 但仍舊美到令人難以置信。

 刻意放大輪廓的樂句從沒有脫離過節奏,光這點就讓人感到欽佩不已,

 藉不同幅度的跳弓創造出更多細節與層次...






 從最近十幾年來看,

 貝多芬的春之奏鳴曲由上弓開始似乎漸漸成為主流,

 尤其以年輕小提琴家們的使用率最高。

 以前還聽說有大師將第一句使用兩弓來演奏,比如曼紐因,

 如今當然微乎其微。

 晚間的Zukerman出乎意料,使用的是上弓開頭,

 如同前面的FAE-Sonata,樂句寬大溫暖甜美,

 屬暖調型音色的帕爾曼較像太妃糖的甜膩,

 祖克曼則是甜而不膩的溫柔。

 或許是第一樂章結束得太漂亮了,隔壁排小朋友情不自禁用力拍手,

 全場愣住,旁邊的媽媽大吃一驚馬上將兒子的手緊緊按著不放。





 第三樂章簡短卻絲毫不減其精采奔放,

 détaché與跳弓之間的轉換精細又巧妙無比,

 最酷的是主題再現時竟突然改變跳奏的弓法,

 跟帕爾曼在柴小第三樂章開頭(奧曼第指揮)改變撥弦手指有異曲同工之妙呀。


 下半場的弦樂五重奏依經驗法則來看,

 Zukerman獨奏安可曲的機率極低,

 或許這也是中場休息前觀眾鼓掌久久無法停歇的原因之一吧,

 可惜沒能感動到祖大人,後來下半場的安可他果真沒出來獨奏。




 中場休息後的室內樂很可惜,與上半的精采有了落差,

 Linnebach的二小重弓音色偏硬,雜音多,音質不是很乾淨,

 中提琴也不夠稱職,

 第一樂章與大提琴的對話樂句也實在太沉悶了。




 整場音樂會聽下來幸好還有祖克曼大師級的演奏撐住場面,

 不然怒氣真的會出來,往旁邊一瞧,可不是嘛,

 您可以看到幾位年輕觀眾竟穿著短褲,腳下是類似軍中藍白拖的拖鞋,

 順便還能聽到後排超搶戲的某觀眾連珠炮彈式的咳嗽式聲樂...

 呃,或說是聲樂式咳嗽?

 最後排隊等簽名時,只見工作人員不斷催趕著觀眾們,

 卻放任幾位熟識的朋友在那狹窄的空間裡有說有笑,

 這會不會太特權了,唉,語重心長。




 (跟祖克曼要簽名!)









 相關延伸閱讀:(請用滑鼠點選)

 帕爾曼在台北:小提琴獨奏會
 http://www.wretch.cc/blog/kuni/11682492

 夏漢:巴哈無伴奏特別演出
 http://www.wretch.cc/blog/kuni/11684675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協奏曲之夜
 http://www.wretch.cc/blog/kuni/11807420





BY GRD4 AND KUNI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NI 的頭像
KUNI

KUNI (藐視王法的世界)

K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